“哈哈,想抢我的宝贝,穷猛,你还嫩的很!”

“是么,老子还没发威呢,你真当老子是病猫?”

“那我倒是想看看,你这所谓的穷奇之子,发威之后,会怎样,难不成你还能吞了我不成?”

“试试看!”还未走到近前,近乎于兽吼般的吵闹声从不远处出了过来,叶凡微微皱眉,大步走过去,虽说都是六阶的,对于现如今七阶的叶凡提升已经不大了,但不管怎么说,有时候,蚂蚁肉也是肉,何况,前

方的这几位,可不是什么小蚂蚁。

那可都是所谓的天之骄子,是可以跨越等级层次去争斗的,是可以以当代,去挑战老一辈的牛气人物。

嘭——

一声巨响声传来,一道身影瞬间撞在了一处阴暗的角落里,霎时间碎石飞溅,烟气弥漫在漆黑的地下世界里,不是这里的几位,都自带夜视的力量,怕不是前面发生了什么,都看不清楚,看不懂。

这就是穷奇之子?

叶凡好奇的看着额头上有一道漆黑的‘王’字纹路的年轻男人,微微皱眉,脑海里不由回荡起穷奇的模样来,这两者之间,根本就没任何的牵扯好么!

“咳咳——”

穷猛,也就是所谓的穷奇之子,只个从阴暗的角落里,缓缓的爬了起来,神色难看的看着前方出现的手握着一把锋锐单刀,背后同样有两对翅膀的年轻人,咬牙切齿,道:“你他嘛的耍诈!”

“哈哈哈,其他人都死干净了,虽说那几个还在苟延残喘,但也要不了多久,都会挂掉,你可知道,前面那甬道的尽头就是秘宝的藏宝室,里面甚至有可能还会又上古时期的遗存。”

“按照你们东方人的说法就是,这东西啊,有能者居之,知道我的理解么,按照我的想法就是,谁能走到最后,站到最后,这东西就是谁的,你说,是吧穷猛!”

这背后煽动着双翅手握着单刀的银发青年,唇角上泛着邪魅冰冷的寒笑,给人一种阴森森的感觉,尤其是他背后的翅膀,左边全黑,右面全白,俨然是两种感觉,不同模样,好似阴阳。

“这就是你的手段,偷袭,下黑手,呵,你有德,呵,呵哈哈——”穷猛看着拎着刀一步步走来的这年轻人,目光隐隐透着一抹不甘,从刚刚他们来到地下世界之后,虽说是分别进来的,可谁知道,这西方的几个混蛋,早就在里面做好了埋伏,只等他们进来,直接开

启领域就干了起来。

而这家伙,更是以各种阴损的手段,玩阴的,说偷袭还是给他面子,这家伙简直就是将卑鄙无耻演绎到了一个极致的人渣。

“知道么,历史,是胜利者书写的,我完全可以颠倒黑白,所以,你认为你现在说这些有什么用?”

这年轻人嘿嘿的笑着,道:“所以,安心点,哦,对了,你已经种了我下的毒,连真身都恢复不了,所以,现在你也就只能甘心情愿的等死,那么既然这样,我也不用客气咯。”

拎着寒冷至极的刀,缓缓扬起,就准备将面前咬牙切齿,但却连战斗站不起来的穷猛一刀斩杀的年轻男子,忽然一怔,他感觉背后又阴森森的风传动过来,脊背都发寒,汗毛倒竖起来。

就在他要转身猛然间斩出一刀的时候,一阵撕心裂肺的疼,忽然从他的背后炸裂开来。咔嚓咔嚓的声响,就好像撕扯破布一样,叶凡隐匿的身影,这时候也呈现出来,只个以极快的速度,将这年轻人背后的黑白翅膀,都从其背后直接撕断,扯掉,那冰冷的态度,毒辣的手段,只个惹得

面前这男人痛苦的低吼着。

黑白相间的液体犹如血泉一样,从其背后猛烈的喷洒出来,叶凡徐徐的侧身过去,紧跟着一巴掌拍在了这愤怒的想要报复的年轻人后脑勺上。

啪!

可怕的一巴掌,巨大的力量,狠狠的将这年轻人整个直接打的栽倒在了地上,脑袋更是直接被镶进了地面上,砸出了一个小坑来。

“玩偷袭,我是你祖宗!”

啪嚓!

一脚踩在了这想要挣扎着站起来的西方之人的背后,叶凡微微一笑,红色的龙牙缓缓的抓在手里,在穷猛惊愕傻眼的注视下,一刀狠狠的扎进了这青年的后脑勺里,狠狠的搅动了一番。

挣扎都没做到,这西方的青年,在叶凡出现的不到十几秒的时间里,一代天骄,就此陨落。

甚至于他都没有看清楚,偷袭他的到底是谁,又是谁,以如此凌厉的手段,将其凶残的干掉,甚至连给他看一眼的机会都没有。

咕嘟——

穷猛,哪怕是穷奇之子,可现在的他毕竟还很弱小,才突破封印没多久的时间,对这外界还不算太熟悉。

但经历过刚刚的一战之后,他知道,天外有天,尤其是一些阴损的手段若是使出来,简直让人连招架都做不到,甚至于刚刚他都做好了必死的准备,哪怕是心有不甘,可又能如何,谁让他技不如人。

但偏偏叶凡的出现,改写了这一切,甚至于是改写了他的命运,但叶凡的强势,和突如其来的手段,简直让他惊讶的不能自已。

“你,穷奇的儿子?”

收了这经验值的叶凡,微微一抖身子,一尊分身站出来,接过了叶凡递过去的龙牙,飞速的朝着里面窜了过去。

在怎么说,他可是清晰的感受到,里面还又四尊天骄还未彻底的消亡,全部都消灭掉的话,那么到时候也是一比不菲的经验值,毕竟是天骄,经验值也只是比八阶的城主少那么三分之一而已。

固然现在叶凡在提升等级,需要的经验基础又会提升百倍,可日积月累下去,必然会提升,所以,能杀的,叶凡自然不会放弃掉。

何况,能给他带来如此多的经验和善恶值收益,必然不是什么好鸟,因此,杀起来,叶凡没有任何的负担,反倒是乐在其中。

“是的,阁下难道认识我父亲?”

穷猛有些惊愕的看着面前的叶凡,但见他似乎没什么恶意,这才吁了口气。

“我来看看!”一把将手按在了穷猛的额头上,顿时间,一股记忆汹涌澎湃的混进了叶凡的脑海里,这一看,叶凡不由微微皱眉的同时,古怪道:“还真是穷奇的孩子,看样子,你是被毒性锁住了恢复原貌的力量,倒

是有趣。”

“你,你到底是谁?”感受到自己珍贵的记忆,自己的隐私,在面前的叶凡眼里,全部都暴露无疑,一点都没保留,穷猛整个人都炸毛了,身上的能量隐隐要暴走,若是这样下去的话,要不了多久,那凶猛的毒性,必然会

要了他的命。

“镇定,我是你爹的主子,小东西。”

叶凡微微一笑,右手一点,一道金光顿时打入了这穷猛的体内,起初还软绵绵,毫无力道的穷猛这时候忽然站了起来,这一站起来,他不由一呆,怎么回事,身上的毒性,解了?

“你说什么,你是我爹的主子,不可能,我爹乃是上古四凶之一,穷奇,怎么可能会做你的奴隶!”

穷猛低吼着,叶凡不由白了他一眼,道:“小东西还挺倔,不信你看!”

说着话的叶凡,缓缓一扬手,只看到一道来自于他记忆里的画面,瞬间呈现在了这漆黑的暮色之下,宛如电影的场面一般,穷奇乖乖被他骑乘的画面,顿时落在了即便是死,也要站着的穷猛眼里。

这——

惊愕的看着那熟悉的身影,看着那霸道的模样,穷猛真的很怀念,可是,确实,穷奇真的被人骑了。

而且,骑着穷奇的那个人,就在自己的面前,穷猛的心,在此时,隐隐有一种摔得细碎的感角。他爹是谁,那可是穷奇啊,上古凶兽,还是四凶之一,统帅无数凶兽的庞然大物,可,可就是这么一尊可怖至极的存在,却被面前的这个看起来很年轻的男人,骑着,甚至不听话的穷奇,还会受到他

的敲打。

妈呀,我的三观啊!

穷猛一脸懵逼的站在那里,傻愣愣的,看着那画面里最是熟悉的画面,不由狠狠的吞了口唾沫,愕然道:“这,这不可能,这,这是假的,是假的——”

“随你,爱承认就承认,不爱承认就不承认,念在你爹跟我一场的份上,这个给你,我不杀你,滚吧。”

丢出去一枚封神令的叶凡,不等这穷奇回过神来,人已是潇洒的朝着地洞的内部,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,只留下了那拿着封神令,有点傻眼,愕然呆萌的站在那里的穷猛。

“这,这是,这是封神令——”

穷猛错愕的看着那道朝着里面走去,渐行渐远的身影,整个人还有点傻眼,这,这他嘛的可是封神令,就这么给他了!???满脑袋的问号,满脑袋的惊愕,全部都弥漫在心头的穷猛,不可置信的看了看叶凡远去的身影,有看了一眼手里捧着的封神令,忍不住吞了口唾沫,错愕道:“这,这是真的,他,他可能真的骑过我爹!”

章节目录

地府我开的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好书全只为原作者寂寞时才爱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寂寞时才爱并收藏地府我开的最新章节